习酒脱茅重启上市 坊间热议“壳”落谁家?
发布时间:2022-08-01

7月12日,茅台集团发出的一则公告迅速被市场捕捉且放大——将把持有的习酒有限责任公司的82%的股权,以无偿划转的形式,转给贵州国资委。这对相爱相杀24年的兄弟公司,在此刻有了分家的仪式感,习酒迈出了上市前最重要的一步——“脱茅”。

习酒上市是个大题目,这个始终站在茅台阴影下的小巨人,一直是资本市场最孤独的陪跑者。2021年习酒150亿的营收与上半年突破百亿的营收,已经位居上市酒企的中上游水平。以它的规模和实力如果闯关成功,将有望成为千亿市值的白酒传奇。

“脱茅”是被茅台并购24年的最大裂变

进入7月,习酒突然有了不寻常的大动作。7月12日,茅台集团发出的一则公告迅速被市场捕捉且放大:将把持有的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习酒有限责任公司的82%的股权,以无偿划转的形式,转给贵州国资委。3天后,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习酒集团)成立,注册资本37.5亿,贵州国资委100%控股。

习酒迈出了上市前最重要的一步——“脱茅”。媒体立刻锁定习酒的两个大动作,一个是组建成立了“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”,另一个则是“习酒公司”变成了“习酒集团”——市场解读这是为习酒重新上市铺路。这也是习酒与茅台在24年相爱相杀的交往中,最具实质性的裂变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习酒曾风光无限,1993年营收高达2.5亿元,位列全国白酒销售前十强,规模与当时的茅台、五粮液旗鼓相当。谁曾想盛极而衰。1997年,随着亚洲金融危机的袭来,扩张过快的习酒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,资产总额5.8亿元的习酒,负债竟然高达4亿多元。

1998年,贵州茅台以3500万兼并了当年市值五亿的习酒厂。那也是各路白酒豪杰放马中原逐鹿市场的年代:1994年1月,清香龙头山西汾酒在上交所上市,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酒企,开启了白酒业的新时代。

1998年,习酒被茅台收购的前后,浓香龙头五粮液登陆深交所,树起了浓香龙头的大旗。而酒王茅台上市又拖了3年,在其后的2001年,才打出一片新天地。直到今年7月,习酒仍然是站在茅台阴影下的小巨人,作为资本市场边缘最孤独的陪跑者,这离茅台最早喊出习酒上市的声音,已经过去10年。

据北京青年报记者观察,茅台最新市值是23848亿;五粮液和山西汾酒的市值则分别为6925亿和3345亿。此时的习酒,却一切要从头再来。

钟方达很可能把习酒带进A股

市场所关注的,还是钟方达很可能把习酒带进A股。

既然此次调整,一把手没有变化,市场有自己的逻辑,习酒公司的上市阻力仍然明显,最大阻碍是实控人从茅台集团变成了贵州国资委,按照规则,习酒依然不能通过新股IPO的形式上市,除非再等三年。习酒不大可能通过IPO上市,因为还有一个硬约束,即按照惯例,钟方达将于3年后退休。钟方达是1965年生人,今年57岁。如果退而求其次,可以通过买壳资源的方式来实现上市。

于是钟方达在未来3年要着手解决最棘手的难题就来了——习酒业绩平稳增长、处理好与茅台的同业竞争、然后是借壳上市。习酒人,很可能从钟方达身上找到他们的光荣与梦想。

在钟方达之前,贵州习酒的的“一把手”都笼罩起阴沉的氛围,陈星国、刘自力、张德芹,任期是分别15年、12年、8年,等待他们的却是自杀、坐牢和退圈的命运。如影相随的,则是习酒的产品摇摆不定,分别踏上了酱香、浓香和酱浓并举的3条道路。

1982年陈星国被提拔为贵州习酒厂长,当时的习酒厂是家县办企业,年产值300多万,职工300多人。1983年,贵州习酒厂决定恢复酱香型白酒大规模生产,拿奖拿到手软,然后攻城掠地,迅速扩张。1991年,鼎盛时期年销售额2个多亿,排名全国白酒销售十强。1997年,贵州习酒突遭资金链崩裂,直到茅台兼并习酒前夕,陈星国自杀。

接着是习酒被兼并的历史,1998年来自茅台的刘自力空降成为董事长及总经理,为规避同业竞争,扶持茅台上市,习酒自愿放弃酱香型产品,充当茅台浓香基地。2010年,刘自力重返茅台,被提拔至贵州茅台集团总经理,其后因为受贿被抓而获刑。

2010年,茅台又派出年仅37岁的张德芹,出任习酒董事长、总经理,张德芹秉承“浓酱并举”的战略,力图让习酒以酱酒作为“主导”。张德芹曾制定野心勃勃的计划,到2015年,习酒重新进入中国白酒前十强;至2016年,将习酒打造成为百亿级公司,成为全国酱香第二大品牌。这些目标未能如期实现,提前实现的却是涨德芹的命运转折。46岁的张德芹出任贵州现代物流产业集团副总经理,这被业内认为是淡出酒圈的举措。

直到今年7月11日,习酒官网在新闻中提到张德芹,他已是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了。市场分析指出,张德芹的回归,也是助力习酒公司的上市。要小心处理好与茅台的关系,也是习酒高管所肩负的重要使命。

习酒上半年营收跑赢古井贡酒

被外界认为是习酒教头的钟方达是什么人?

钟方达,最初技术出身,又懂销售,还是中国首席白酒品酒师、中国白酒大师。

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钟方达曾在三任领导手下供职,分别是3位前任的副总、常务副总和总经理。2018年8月,钟方达出任习酒一把手,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,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

钟方达(左三)率队调研 (资料图)

钟方达见证了习酒的兴衰变化和曲折发展,习酒又是通过他实现了新的腾飞。2020年营收成功破百亿,2021年实现156亿,2022年上半年破百亿,再创同期历史新高。

这在众多的上市酒企中居于什么水平呢?北青报记者通过比较发现,以2021年营收来看,排在19家上市酒企前列的分别是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洋河股份、山西汾酒和古井贡酒,其营收分别为 1095亿、662.1亿、206.4亿、253.5亿、 199.7亿和132.7亿,其营收跻身于第6名,应当不成问题。

7月29日,古井贡酒发布半年度业绩快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实现营收90.02亿元,同比提升28.46%。这表明,习酒上半年营收破百亿,已经反超古井贡酒。

就在市场推测习酒有可能高举高打的时候,却蓦然发现,习酒突然放慢节奏。据市场分析,按习酒半年不到就突破百亿的速度,习酒今年销售额突破200亿已是板上钉钉,但是习酒今年营收目标仅为177亿,200亿目标则被推迟到钟方达退休的2025年。

以习酒的规模与发展速度,即便与古井贡酒打个平手,保守估计其市值在千亿左右不成问题,因为古井贡酒的最新市值已经是1128亿。

与此同时,有媒体统计,掌门人钟方达在最近两年,于公开场合不下五次提及“风险”二字。不止一家媒体指出,无论独立还是“借壳”,习酒都要解决产品动销不畅、价格虚高等问题,近期将库存压给经销商,短期销售数据亮丽,长期透支未来,这无异于给自己“埋雷”。

这波市场炒作仍没有结束

A股最近的一件热闹事,就是习酒借壳的“绯闻”所引发的炒作。因为一旦习酒借壳成功,作为壳资源,股价向上就有十倍二十倍的成长空间,在普遍投资者眼里就如同星辰大海般广阔,当然风险也是接踵而来。

2012年,茅台首次提出习酒将在2013年2月登陆港交所,为此习酒不惜砸下3亿重金获得央视广告的黄金资源,在酒企中仅次于茅台和西凤。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大环境正好赶上“三公”消费的限制和白酒塑化剂风波,上市计划遭到重创。

2014年,贵州省国资委表示,在继续保持茅台集团对习酒的控股地位,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,择机引入多方战略投资者,在2014年底前争取习酒上市。2017年以后,茅台集团、习酒又数次提出将在2019年或2020年完成习酒上市。但2019年10月28日,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、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对外表示,“由于证监会的相关规定,涉及到同业竞争,同一集团不能有两家上市公司,习酒上市计划终止。”

长达10年的陪跑,如今市场再迎习酒借壳上市的传闻,其热度自然不可小视。白酒题材、酱香第二、近200亿营收……这么好的故事翻遍整个A股,也是屈指可数。

甚至有网友分析预测了习酒借壳的“标准像”——首先,习酒控股股东是贵州国资委,肯定要选择背靠贵州国资委的上市企业,除贵州茅台外,另外4家分别是迅游科技、贵绳股份、贵州轮胎和盘江科技。其次,剔除业绩不错不需要借壳的,主营业务与白酒完全不搭的,除贵绳股份概率较大外,*ST天成与贵广网络,虽然不能直接穿透到国资委,也是不错选择。

贵广网络股价走势图

*ST天成、贵广网络、贵绳股份,成了借壳传闻的受益者。尽管一次次否认,但市场却有自己的奇葩逻辑:公司越是澄清股价越是上扬……

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整个7月份,贵广网络上涨了59.45%,贵绳股份在股价翻番后回落至34.16%,*ST天成则上涨26.67%。从目前股价走势最强的贵广网络看,这波炒作虽然力度减弱,仍没有结束的迹象。

毕竟习酒上市是个大题目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刘慎良

编辑/田野

澳洲幸运10平台,澳洲幸运10官网,澳洲幸运10网址,澳洲幸运10下载,澳洲幸运10app,澳洲幸运10开户,澳洲幸运10投注,澳洲幸运10购彩,澳洲幸运10注册,澳洲幸运10登录,澳洲幸运10邀请码,澳洲幸运10技巧,澳洲幸运10手机版,澳洲幸运10靠谱吗,澳洲幸运10走势图,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